位置信息:中国高新网 >> 高新企业 >>  要活,还要活得好
要活,还要活得好
2011年05月31日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向杰 打印   字号T|T 有0人评论 有198人参与

本报记者向杰“用工不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刘凌霄说,他和他的那帮做企业的朋友,现在最关心的是企业如何生存和生存好的问题。这几天频繁到石龙火车站接亲戚朋友的小企业主刘凌霄明显感觉人多,“每辆火车满满当当装的都是来东莞打工的人。”他认为,因返乡过年造成的季节性“用工荒”,可能会随着天气转暖而告一段落。而科技日报记者也在东莞大大小小的厂区门口看见,相比上个星期,找工作的人明显增多。当地一个大型企业的老总对记者这样分析:总体趋势上看,用工会越来越缺。但在随后的几年时间内,还不会

??? 本报记者 向杰

???“用工不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刘凌霄说,他和他的那帮做企业的朋友,现在最关心的是企业如何生存和生存好的问题。

  这几天频繁到石龙火车站接亲戚朋友的小企业主刘凌霄明显感觉人多,“每辆火车满满当当装的都是来东莞打工的人。”他认为,因返乡过年造成的季节性“用工荒”,可能会随着天气转暖而告一段落。

  而科技日报记者也在东莞大大小小的厂区门口看见,相比上个星期,找工作的人明显增多。

  当地一个大型企业的老总对记者这样分析:总体趋势上看,用工会越来越缺。但在随后的几年时间内,还不会对珠三角企业构成致命威胁。因为,“尽管国家和各大企业在中西部地区大量投入建厂,但经济结构尚未到位,还未实现大面积运行,加之配套设施、环境,包括人的观念与沿海发达地区还有一段距离,分流走的工人有限”。

  来自湖南邵阳的农民工小李告诉记者,过完年后,他看电视上说“用工荒”如何如何,就在家观望了一阵,后来发现还是对东莞熟一点,加上这边工厂确实涨了几百块钱的工资,他就又回来了。

  “能省就省点”

  “用工不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刘凌霄说,他和他的那帮做企业的朋友,现在最关心的是企业如何生存和生存好的问题。

  “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而且波动频繁。”刘凌霄说,这让他很头疼。以铜价为例,前几年是1.8万元一吨,现在是7.5万元一吨。“如果它涨上来后稳定一段时间也行,我们的生产还是可以预期的,大不了产品也涨价,客户可以理解。”但价格来回变,有人就趁机囤积原材料,高抛低吸,造成人为的材料紧张。而由于生产有周期,这种涨落又无法体现在产品价格上,企业只好自己消化。

  当地政府为完成节能减排的目标,对企业也进行了一些拉闸限电措施。“当然,比起全国其他一些地方,这边还算不错。”另一位企业主王总告诉记者,在年前的一周,他的工厂所在那个区域,实行“供三限四”政策,一周3天有电,4天没电,给企业造成了一定影响,也带来不小的损失。年后,改为每周停电一天,而这一天通常是工厂自己用柴油发电维持,“真说起来,浪费的能源和排放的污染更多”。

  在一家小电子厂,记者看到企业老板和工人们一道点着台灯干活,机器都关闭了,问他为何?他笑笑回答,能省就省点。

  “央行一再提高准备金率,银行银根紧缩,我们贷款也很难。”刘凌霄说,对于中小企业,银行放贷的兴趣本来就不高,现在更难。不过他们似乎也习惯了要钱靠自己,基本上是找亲戚朋友拆借。他本人就有近百万的银行存款,本来存了定期,但是考虑到年初的生产需要资金,他又临时取了出来,损失的利息将近一万。

  “虾有虾路,蟹有蟹道”

  生存,其实一直都是悬在东莞中小型企业头上的一把利刃,尤其是经历了世界金融风暴之后,能活下来不易。

  如今在“用工荒”、原材料价格上涨、CPI上涨等诸多外界因素“困扰”的情况下,企业又将如何应对?如何“高兴地活下去”?

  所谓“虾有虾路,蟹有蟹道”。一家企业的副总经理陈勇告诉记者,企业想挣钱,无非两条:产品效益和成本控制,得而兼之的企业会生存得很好。

  在东莞,小企业的生命力是很强的。“人手不多,生产灵活,总体成本不高。”陈勇说,即使年景不好,不挣钱,那些有过几年积累的小企业,撑一两年也没有任何问题。

  有些企业是业务导向型的,企业老板始终保持产品比较高的毛利率,即使规模不大,收益还是能保持较高水平。他有一个朋友就是非常喜欢做新产品,“大路货大家普遍都知道成本价格是多少,利润很薄,甚至不挣钱。新产品就不一样了,有时候客户很难知道它的成本具体是多少,所以生产企业可以赚取较高利润。”

  而有些企业是成本控制型的。这些企业节省的能力是令人吃惊的。别人花7元租一平米厂房,他们就花3元租一平米;别人工厂怎么都得有几个管理人员,他们可能一个总经理就全兼了,早起晚睡,天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工人工资开得也相对较低,留住工人基本靠思想工作……“不这样就挣不了钱,他们也是没办法。”陈勇说。

  “要生存,不转型不行”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东莞,公司的生存状态和其业务形态息息相关。

  刘凌霄是做电子企业的,虽说依然能挣钱,但是他已经不看好这行。两年前他就谋划过往LED产业上转,失败了。今年他又重头再来,依然是瞄准LED产业。

  他的工厂旁边就有一家中型LED厂,有空的时候他就过去转转,聊聊天,谈谈合作的事宜。这几天,他又花高价做了几十套漂亮的LED产品画册,递给他的原有客户。

  “要生存,不发展不行,不转型也不行。”他说。

  华总是当地一家大型太阳能企业的CEO。由于和房地产行业联系紧密,他开年后非常关注“国八条”在各地的实施情况。

  “应该说房产新政对房地产行业的影响很大,因此对我们的产品也有相当的影响。但是我发现,其实蕴藏着巨大的商机。”华总告诉记者,国家一方面在打击投资性购房的时候,另一方面又计划在全国筹建1000万套经济适用型住房,很多省市在规划当中还要求这类住房必须安装太阳能热水器。

  “前段时间央视报道,传统的真空管太阳能热水器,在冬季40%以上都瘫痪不能用。而我们生产的平板型太阳能热水器绝对没有这个问题。”华总说,虽然铜价价格上涨很快,但他们能通过技术革新的手段,控制成本,保证产品质量。“当我们的价格和传统太阳能价格相当,产品寿命增长一倍以上,使用感更为舒适的时候,势必引起整个行业雪崩式的反应。”

  “一个绿色环保的高新企业会在东莞如鱼得水。”他说。

(科技日报)
(责任编辑:刘硕楠)
我要跟帖
198人参与 0人评论
[查看跟帖]
用户  密码  自动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延伸阅读
商讯
新闻图片
中兴反击华为诉其三项专利侵权苹果未发布新一代iPhone手机致股价下跌1.6% 京沪高铁动车配3G无线网络 本月内投入运营站在蓝色巨人的肩膀上 IBM:创新是一种科学
高新技术服务
评标专家和评标专家库管理暂行办法
中国工程院调研瑞典科技咨询制度
中科院等单位“航空科技咨询活动”
涉企网络法律咨询室受欢迎
外商直接投资项目申报和核准程序
国家软科学研究计划项目申报操作流程
评标专家和评标专家库管理暂行办法
精彩无限